您的位置: 嵊州信息网 > 科技

超级美食帝国 章九十七:大王令

发布时间:2019-09-25 15:28:09

超级美食帝国 章九十七:大王令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转眼庆功宴就到了尾声,被慕容雪喝倒的十个人软成了烂泥,一边驾着往外走一边呼呼大睡。

秦羽眼前发花脚下发虚,被慕容雪搀扶着往外走,后面韩英各种羡慕嫉妒,刚才拼酒的时候,他就盼着慕容雪喝醉,好主动承担起搀扶的任务,谁料慕容雪千杯不醉,占便宜的计划彻底胎死腹中。

离开洗月楼,众人刚准备道别,突然韩英指着远方天空喊道:“快看,那是什么东西!”

勉强还算清醒的几个人觑着眼睛盯着韩英手指的方向,秦羽也揉了揉眼睛强打精神仔细看,只见一粒青色光点飞速接近,越来越大轮廓也越来越清晰。

看清之后,众人都瞪大了眼睛,那竟然是一架云车!

所谓云车,是美食大陆特有的高级交通工具,不但造价奇高,限制也极其严格,只有世家和王室能够使用,连豪门都无权拥有。

这辆云车由两匹“云马”拉车,云马不是真正的马,而是人工铸造的傀儡,通过消耗食气获得动力,外形神骏毛色洁白,蹄子上有白色云絮,云车下白云朵朵颇有种神仙下凡的感觉。

“我的天,这就是传说中的云车?”

“原来云车真能飞,这岂不是和青云直上异曲同工?”

“云车乃世家王室专享,怎么会突然跑我们这来?不会又和刘家有关吧。”

不光左凡等人,洗月楼以及周围的其他人也都相继注意到了云车,纷纷放下手中的事情聚拢过来。

御龙苑,龙魅儿望向凌空而来的云车嘟囔道:“好久没坐过云车了,要不要抢过来?”

“姐姐大人不要啊,我们现在要低调,低调!”云珠连连摇手。

龙魅儿魔爪落下,云珠哇哇飙泪。

与此同时,院主、老院主、冯监院也都非常吃惊,连忙朝云车落下的方向赶去。

云车徐徐从天而降,漂浮在子武院上空十米处,车架上站着一位面白无须、眉眼细长、头戴高冠、身穿华服的公公。

嗯,没错,肯定是公公,这种不男不女的样子,秦羽在电视剧里见多了,绝对不可能认错。

那么问题来了,公公坐着云车千里迢迢跑来这里做什么?

“原来是魏公公,有失远迎还望见谅。”段振声及时赶到,认清来者之后眼中掠过惊讶之色,连忙躬身见礼。

老院主和冯监院也相继赶到,老院主并未行礼,只是拱了拱手道:“魏公公远道前来所为何事?”

美食大陆厨师(大食)地位极高,老院主身为食王,见圣见王见世家家主需行礼,其余均不需行礼。

魏公公理都不理段振声和冯监院,只是朝老院主点了点头道:“杂家所来,是为了传大王口令。”

十三国国君皆为王,无皇帝,故不称朕,也无圣旨,传令多口授,或青铜铭记。(至于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那是明朝朱元璋弄出来的,所以古装片明朝以前这句话属于穿越。)

听闻此言,满场借惊,姜王年少,几乎很少过问政事,怎么会突然传令到这里?

“难道是因为秦羽?秦羽通过半圣考核成为圣前食士,姜王很可能会给予奖赏。”冯监院心中暗暗琢磨。

“应该是因为秦羽,可瞧这架势,怎么看都似罚非赏啊。”老院主抚须蹙眉,他人老成精,从魏公公的表情,就能看透很多东西。

不远处,刘灿等人也相继出现,望见云车上的魏公公,刘灿先是微微愕然,接着看了秦羽一眼,若有所思似乎明白了什么。

魏公公不再多说,净鞭甩在胳膊上,右手掐起兰花指,用细细的声音扬声道:“秦羽何在?”

左凡等人都望向秦羽,眼中满是惊疑之色,难道魏公公远道而来,就是为了秦羽?

“我怎么有种不好的预感。”韩英双眼眯成两条缝隙。

秦羽强打精神让自己清醒过来,松开慕容雪走到云车前面抱拳道:“在下秦羽,敢问公公找我何事?”

魏公公莲花指一指秦羽语气严厉:“你窃取刘家绝学千旋百折手,此乃对大食世家的大不敬,按律当废掉双手,但大王心怀仁慈,念你年少无知,且饶过你这一次,今后不得再施展千旋百折手,若有敢犯,严惩不贷!”

听了魏公公的传令,段振声变了脸色,老院主、冯监院变了脸色,左凡等人变了脸色,韩英和慕容雪也都变了脸色

超级美食帝国  章九十七:大王令

原来魏公公此行的目的,真的是罚非赏!

刘灿嘴角微微扬起,又很快将笑容收了起来,他身后的望族弟子可没这么好的定力,捂着嘴差点笑出声,若非魏公公在场,他们真恨不得立刻落井下石痛打落水狗。

“秦羽哥……”慕容雪花容失色,禁止使用千旋百折手到没什么,可秦羽刚刚通过半圣考核,得到霍圣亲赞,成为圣前食士,接着又直接晋升六品食士,按理说即便不赏也绝不该罚。

秦羽瞳孔收缩,他刚刚通过《食讯快报》扬名十三国,姜王就来这么一档子,不用想都知道肯定是刘御史的主意。

“我只想追求美食,无意和刘家斗,但刘家偏偏不放过我,为今之计,我必须尽快博得稷下食宫注意,姜国有刘家只手遮天,于我而言绝非善地!”秦羽心中暗暗决定,投稿《食经》的力度必须继续加强。

魏公公居高临下道:“秦羽,你听明白了吗?”

所有人都望向秦羽,只要秦羽点头,就等于低头认输,两个月零三周之后的对赌食海,也就成了笑话。

秦羽会怎么做呢?摆在他面前的似乎也只有低头一条路。

便在这时,秦羽说出了所有人都没想到的话:“回禀魏公公,有一点我想你弄错了。”

“什么?”魏公公微觉惊讶。

秦羽是现代人,对封建权贵阶级没什么感觉,自然也不会有旁人那种敬畏,抱拳扬声道:“我并未修习刘家的千旋百折手,既然未曾修习,又何来禁止之说?”

铜川性病医院哪家好
铜川性病医院排名
铜川治疗性病的医院
铜川治疗性病方法
铜川治疗性病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