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嵊州信息网 > 美食

遍地都是技能树 第156章 天哭

发布时间:2019-10-12 19:55:49

遍地都是技能树 第156章 天哭

再精于游泳的人,一直待在水里也终会溺死。

而有些人....站在岸上。

苏寒心中凛然,站在岸上,这就是所谓的超脱吧?

于时间维度之上的超脱。

至于在这之上是否还有更高层面的束缚,他不得而知。

但超脱了时间,应该.....就意味着永恒了吧?

凌驾于时光长河之上,俯视万古长空。

如果这么说来的话,所谓的时光悖论,苏寒大致就能理解一些了。

你溺在时光长河之中,自然要受到时间的束缚,只能遵循时光长河自上而下,滚滚而流的不变定理。

哪怕你再精于有用,或许能够短暂的逆流而上,却终会在大势之下失去抵抗之力,顺流向下游而去,大势无可阻挡。

但超脱时光之上,站在时光长河的岸边,想要往时光长河的上游、还是下游,都已经不再受到河流本身的影响。

甚至无论你往上走还是往下走,不刻意去破坏,都不会对时光长河造成影响。

在向上走向下走之余,你甚至可以选择走快些还是走慢些。

时间....于这样的存在而言已经失去了其本身的意义,于这些存在而言,时光....永恒。

心中思索,苏寒突然发现自己对于时间法则的理解,又加深了几分。

只是,当感受到自身对于时间法则的理解又加深了几分之后,苏寒又突然反应了过来。

苏伊她说了这么多,所要表达的一个核心意思都只是针对于站在岸边的存在,时光失去了其本身的意义,也就不存在所谓的时空悖论。

但他.....似乎、应该、大概....还在河里飘着呢吧?

否则

,他也不会生出那种‘泳技’又提高了一些的感悟了啊。

“可是.....我似乎并没有站在岸上啊,那岂不是还是无法解释我在万年后得到她的传承,再游回万年前把传承教给更早时期的她这个悖论的存在?”

苏伊看着他,无奈的摇了摇头。

曲指一弹,指尖浮现出一道复杂、玄奥的符文。

这符文,苏寒很是熟悉,在他的识海之中,就存在这样一枚符文,也正是因为它的存在,才让他能够早早地掌握了部分的时间的力量。

等...等等!

符文!

时间!

无时无刻!

这符文,是苏伊在他的识海中凝聚的,他对于时间的领悟和掌控,也都源自于此。

而有了苏伊之前的那些示范,甚至于都不用去猜想苏寒就能想到她应该就是站在岸边的一位。

那么,自己对于时间的掌控源自于她,是不是也意味着....自己就成了时光长河中的一个bug?

形象一点的说的话:自己在时光长河里顺着河水往下飘着,但在某些时刻,被岸边的人捞起来丢到了上游。

在上游飘了片刻之后,又被捞起丢了回来。

大势所趋之下,自己仍旧没能完全超脱时光长河的束缚,无法真正的站在岸边永恒。

但一定意义上,自己又确实拥有一部分凌驾时光长河之上的权利。

“你对时光的干扰,时间会为你找到一个完美的解释。”

苏伊的这句话,算是给了苏寒心中猜测的一个肯定。

“那.....”

他还想再问问如果以后再发生这样的事,会不会有什么不好的影响了。

只是,一个‘那’字刚刚出口....

“轰隆隆~咔嚓~”

窗外光明瞬间消失无踪,黑暗降临整个大地。

电闪雷鸣中,大雨磅礴而至。

透过不时划破黑暗的闪电之光,苏寒隐约间似看到.....

这雨水,带着淡淡的红色。

“这是.....天哭了吧?”

苏寒的心中,颇为不好意思的想着。

“唔.....”

苏伊微微皱了皱眉头,透过窗子看向满是黑暗的天空,低声的喃喃自语。

“该补补了。”

“补?”

苏寒敏锐的捕捉到了这个关键字。

只是.....

看了一眼她手中的七彩色石液,苏寒又有些茫然。

她不是已经补好了吗?

摇了摇头,苏寒觉得大佬的世界,自己还是有些难以理解。

就好像.....他都不能理解为什么苏伊能好端端的站在这里,却只是说几句话就能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一样。

不过......总觉得这天确实是有点弱的感觉。

跟玻璃做的似的,动不动就裂。

......

一场雨淋湿了一个季节,也打乱了天魔宗一系列的布置。

尽管天魔宗有诸多阵法守护,但大雨还是毁了不少天魔宗弟子们辛辛苦苦布置出来的喜庆氛围。

好在,雨虽然来得突然,但庆典还有一点点预留的时间。

雨停之后,在一众天魔宗弟子加班加点的布置下,总算又如期的将宗门装点了起来。

这一日,巍巍天魔峰人潮拥挤。

天魔宗数十万弟子齐动。

迎来送往,杂役活计,整个宗门虽忙不乱,有条不紊的准备着即将开始的大殿。

天魔峰顶,七夜魔君和天魔宗新晋造化境强者九灭宗主齐坐,下首十数位天人境老祖级强者分坐两旁。

每人身后,都站站三两亲传弟子,整个天魔宗最顶尖的力量尽显无疑。

随着时间的推移,殿外有声音传来。

“唐胜国太子到,贺宗主晋升之喜。”

“天立国长公主到,贺宗主晋升之喜。”

.....

一开始出现的都是一些二流的势力,其中以天魔宗所辖疆域内的诸国和一些世家为主。

面对这些势力代表的献礼祝贺,九灭宗主不失威严又不显孤傲的一一点头应对。

待这些二流势力纷纷献礼祝贺之后,各大顶尖势力才姗姗来迟,作为压轴的登场。

“太上道玄月长老到。”

第一个走进天魔殿的,是和天魔宗关系不错的太上道的代表玄月长老。

身为太上道天人老祖,天魔宗对外的许多事宜都是由玄月长老一手负责的。

同时,这也是苏寒第一次知道玄月长老的名字。

在此之前,他对她的印象一直停留在那个四字的称呼上——中年道姑。

当苏寒看到中年道姑的时候,玄月也看到了坐在宾客席位上的苏寒。

微微一愣,中年道姑认出了这是当初在灵州探索秘境后遇到过的那位前辈。

当时连同为天人境的于素都对其恭敬有加,口称前辈。

那时她就觉得对方应该是一个与天魔宗交好的造化境强者。

今日一见,当初的猜测似乎得到了肯定。

而且,这位似乎与指点自己突破的汪前辈一样,还是丐帮的九袋长老。

只是....这位到了,不知道那位汪前辈会不会出现。

临沧治疗卵巢炎方法
潍坊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长治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临沧治疗卵巢炎费用
潍坊白癜风治疗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