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嵊州信息网 > 健康

山水小說滴血的老鴉藤上部

发布时间:2019-10-12 16:23:37

  第一章为爱不惜兄弟情,为情不顾廉耻心

  十五的夜晚本该是个月明日,但由于乌云的压顶,天空同样失去了月光的皎洁,饥饿的猫头鹰发出一声紧过一声瘆人的惨叫被火烧过的树枝在淡淡的月色下显得更是狰狞可怖,被烧得只剩下躯体的几株草儿,竟然妄想通过透过树枝的星星点点的光茫的照耀撑起低垂的很久的头,几只争抢死人肉的老鸦也不堪忍受猫头鹰咕咕的鸣叫和对夜色的恐怖纷纷飞离满是死人的大城子山

  一间树枝搭成的茅屋里,用树脂点燃的光亮,在屋外狂风的肆虐下,倔强地用有限的射程照例进行着自己的使命两具无头的尸体像两棵纠缠在一起的干树枝直直地压在一张石凳之上屋外一道道闪电恶狠狠地撕扯着那一团团乌云,它似乎再也压制不住自己对这个夜晚里发生的暴行的愤怒,它要把那一切暴露给世间,哪怕只是暴雨来临前的一瞬间被尸体压住的石凳缓缓移动了起来,一点、一下、一停留,终于,裂开的口子里一只手伸了出来,满是血污,又一次短暂的停息,接着是一个头,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的头女人爬了出来,在残存的灯光下,沈家族长夫人阿夏满是痛苦的脸扭曲成了一道复仇的怒火,阿夏怀里抱着一个刚出生的孩子满目狼藉的族堂之上只有两具无头的尸体,阿夏通过衣服就已经知道那是丈夫和大哥,兄弟二人的头颅也被乱党吴毕魁带走当她用尽全力挪开丈夫和大哥时,才发现族长椅子下一头连着一根老鸦藤,而兄弟二人的血正顺着老鸦藤往山洞流去阿夏明白了流入自己喉咙的给自己力量生下孩子的生命之水是什么了她把孩子放在地上,困难的搬动着兄弟二人,她不愿意再让大哥那卑鄙无耻的行为沾染到自己的丈夫,哪怕只是一具死尸,她认为丈夫那高贵的灵魂容不得半点玷污阿夏把丈夫慢慢的送进刚刚自己出来的洞里,她亲吻着丈夫早已僵硬的身体,用自己的爱抚来为丈夫举行最后的告别她知道她活下去的理由是什么,因此碎心的眼泪,她没有让一滴留在丈夫的身上合上石椅,抱着孩子给丈夫磕了个头转身走出了给了自己无尽爱恋的小屋拦在门外的大哥的尸体并没有得到她的一眼注视,哪怕是仇恨也没有

  雨终于还是下了,就像女人伤心的眼泪阿夏把孩子紧紧的贴在胸前,她告诉孩子:你是你爹的种,你得记住今天,你不能哭,也不能害怕

  阿夏怀揣着沾满鲜血的牛角号顺着后山的小路来到了邻村阿别

  文禧的结拜兄弟雷同劳累了一天刚刚入睡,一阵敲门声把他惊醒雷同打开房门,看到一个黑影跪倒在门阶之下“兄弟救命”

  随着呼喊,黑影倒了下去

  借着月色,雷同看清了黑影竟然是自己的结拜嫂嫂卢夏

  卢夏醒了过来,讲诉了全家的遭遇:崇祯年间,乱党吴毕魁发动叛乱,由于战线拉得过长,为充实自己军营的补给,吴毕魁对砚山周边的富裕族部进行了烧杀抢掠一切行动势如破竹但当来到公革沈家村时却遇到了殊死抵抗,沈家老主沈文禧不但不交分毫还带人马杀死了吴毕魁的一员爱将,夺走数十匹好马

  吴毕魁难消此恨,带领大队人马把沈家族部围个水泄不通

  一日探子来报,沈家大院整日无人走动

  当吴毕魁赶到沈村时,只看到一间间人去楼空的屋子和大队人马走过后留下的一片狼藉几堆畜生留下的的粪便被杂乱的脚印踩得支离破碎,几只不知死活的老鼠竟然大白天也敢在屋外游荡

  沈家老屋上的牌匾对着吴毕魁散发出龇牙咧嘴的嘲笑

  “沈文禧,老子不杀你,誓不为人”

  暴怒的吴毕魁一把火烧了沈家老宅

  沈文禧仿佛人间蒸发

  但吴毕魁的心中却有了一份狂喜:沈文禧,老子让你渴死

  吴毕魁深知高山难以引水上山,故而打算死守,困沈文禧于饥渴而不攻自破无耐数月之后,沈氏家族平安无事,还不时下山给乱党找一些小的麻烦经过探子的几日窥探,始知沈文禧家族有一条引水上山的老鸦藤,机关和位置只有沈文禧和哥哥沈文寿兄弟二人知道

  沈家后背连山,有着当地海拔最高的山峰——大城子,大城子是山环山、山连山中的最高峰,连着的山脉把大城子供成了一座铜墙铁壁般的古城山上树挨着树、藤绕着树、树撑着石、石托着峰,峰连着洞、洞连着洞,没有一条现成的小路可以看到上山的希望,也没有那一天可以就着刺眼的太阳可以看到山尖的东西除了树还是树,一片绿色的屏障把大城子笼得只剩下猜想早上和傍晚可以看得见的飘着的白雾就在你的眼前有恃无恐地给大城子披上一层白色的面纱,越来越厚直到只剩下一片白茫茫它根本没有在乎过你的期待

  沈家一直把大城子上当作圣灵,每逢祭祀,族长总要到上山小住几日,至于做甚么就连村上智深最高的巫师也不得而知一代代的族长就这样一个一个保守着只有他们自己知道的秘密借着老天给的保护伞,沈文禧带着族人一下子在一个晚上从吴毕魁围得圆圆实实的口袋中来到了大城子山

  沈家老人们深知战乱时期,世道的艰辛,所以有空的时间就早已在族长的带领下在大城子山上备足了吃的口粮,至于住的,他们信奉靠山吃山,天当被地当床的信条到了山上,村民们虽然苦了点,但毕竟有了活着的机会,各家在族长文禧的安排下各自建棚而居文禧在忙过之后,才找到妻子卢夏阿夏身怀六甲即将生产,看着娇弱的怀有身孕的卢夏文禧心疼难耐他在族长一刀一刀雕筑好的族长石堂椅上用树枝草草搭了个勉强可以遮风挡雨的草棚就算自己夫妻二人的家,也算是沈家的族堂同时在旁边也给整日好吃懒做的哥哥沈文寿也搭了个棚卢夏虽然对大哥一直怀有戒备之心,但毕竟他是丈夫的哥哥,所以对于丈夫的安排虽然不是很高兴,但也没有说什么虽然每天会不时遭受哥哥文寿嬉皮笑脸的调戏,但有着对丈夫的爱和即将为人母的喜悦阿夏在艰苦中充满着快乐

  文禧整天忙着和族人商议抵抗敌人和族人生活的问题一天,文寿又窜进小屋,阿夏正在给孩子缝制衣服

  “文禧呢”文寿无话找话

  “多漂亮的衣裳,是给我们的孩子的吗”

  “大哥,自重点”阿夏没有愤怒,只是非常的讨厌

  “夏,跟我走,我们下山,山上太苦,不适合你我,我们找吴毕奎过好日子”

  “出去,无耻小人,你不配当沈家人”

  “夏,看在我对你一往情深的面上,跟我走吧,我不嫌你肚里的孩子”文寿跪了下去“

  “你不走我走“阿夏走出了屋外

  腹中的绞痛迫使阿夏转回小屋看着阿夏疼的满头大汗的脸,文寿害怕了,他跑出去找文禧

  孩子一直生不下来,阿夏疼晕过去了几次,无可奈何的文禧只好让哥哥文寿悄悄下山找寻接生婆当阿夏醒来想要制止已经晚了但文禧相信自己的哥哥,再坏也不至于出卖自己的弟弟和族人,他对哥哥抱着期待天近深夜,文寿一直没有回来,卢氏几次疼晕过去,孩子还是一直生不下来当文禧再次出门看望哥哥的时候,突然发现一片大火由山下燃起八月风大气爽,连续多日没下雨,大火像脱缰的野马借着风势直扑山顶文禧转回家中到床前取号召全族的牛角号,发现牛角号已经不翼而飞,当他搬开藏略老鸦藤的洞口时,发现老鸦藤已被砍断,断口中正流出一滴滴像血一样的东西一种不祥突生心里文禧跑回家中,急呼部下挨家招呼躲入山洞避祸,自己已赶忙把妻子送进老鸦藤山洞当一切安排妥当之后,文禧坐在族堂之上,等待着一切即将到来的灾难,吴毕魁在哥哥文寿的带领下冲进了族堂面对满面得意的吴毕魁,文禧向哥哥发出一声怒吼:“哥哥,你怎肯认贼作父,出卖家族父老”

  文寿回答:“文禧,识时务者为俊杰你废长立幼做族长多年,我没意见,但你今天无论如何得把阿夏还给我”

  “哥哥,阿夏是你弟媳妇”

  “那是你用权利强占的结果你明明知道阿夏喜欢的是我,可你却说什么父命难为”

  “哥哥,那只是你的一厢情愿,阿夏一直看不起你不务正业,游手好闲”

  “那还不是你拨弄的结果,今天我要拿回属于我的东西”

  “哥,看在阿夏和我们沈家未出的孩子的面上,我希望你交出牛角,让村民们有水喝”

  “别拿村民来当借口,那些人都是你忠实的狗,不是他们的主意,你也当不了族长,阿夏也不会成为族长夫人”

  “哥,只要阿夏同意我答应你,你快交出牛角,邻村听到号声会来救咱们的,到时我把一却都让给你,我说话算数”

  “哥......”

  “吴毕魁,你这个卑鄙小人”

  看着插向哥哥后背的吴毕魁的长刀,文禧抽出长刀冲向吴毕魁

  忽觉胸口一热,文禧才发现刚刚也被吴毕魁刺伤的哥哥竟然手拿长刀从后背刺向了自己

  “哥…….”

  文禧紧紧抱住了哥哥,一把长刀把兄弟二人连成了一个整体兄弟二人一同倒在了族长堂椅之上

  多年前,卢夏父母接受了沈家的求亲把阿夏许配给沈家长子沈文寿沈氏家族按照规矩决定将族长之位传给长子沈文寿谁知随着年龄的增长,文寿越来越好逸恶劳、贪图享受,整日无所事事、拈花惹草一日奉父母之命送三月三绿粑粑到卢夏家当时卢家家人都到村里看戏了,只有养女阿花在家里阿花看家里没人就在自己屋里洗澡文寿到来时四转不见人,当来到阿花屋下,看到光着身子的阿花顿生歹意, 了阿花当时阿花的丈夫阿冰在看戏的时候,感到无聊,就从戏场赶了回来,恰好看到了文寿的兽行

  “沈文寿,你个畜生”

  阿冰拿起笤帚打向沈文寿,慌乱中,沈文寿推了紧抱住自己双腿的阿花一下,阿花撞在门前的花坮上当场毙命为了掩盖自己的罪行,沈文寿杀了阿冰逃回家中

  阿夏全家回来时,一切都已经恢复了平静当阿夏回到自己屋里看到插在瓶里的乱七八糟的鲜花和一封封让人读了脸红的信件,她明白这一切是谁做的但为了两村的安宁,阿夏什么也没有说

  话说沈文寿仓皇逃到家中,看着儿子魂不守色的样子,在沈老爷子的逼问下,文寿说出了原委为了缓解两家关系,沈家向卢家提出结婚,可卢夏打死也不从无耐之下婚期只得一拖再拖而文寿自从事件之后,逢年过节再于不敢送礼到卢家两家的礼节来往只好落到了弟弟文禧的头上几次接触,外表俊朗,老实勤快的文禧获得了卢夏的芳心卢家只有一儿一女,农忙的许多时候都需要沈家的鼎力相助又是一个栽种的季节,沈文禧带着几个家人来帮卢家插秧一天忙碌的栽种结束后文禧当卢夏向父母讲明自己心里所属后,父母转而向沈家提出了婚约而沈老爷子看着长子堕落无用,经过与族人的商议就把族长之位传给了文禧遗憾的是婚事刚刚结束,沈老爷子一病不起,继而归世

  族人被吴毕魁赶下了城子山,他收遍城子山的每个角落也没有找到卢氏,更没有找到能够引水上山的老鸦藤愤怒中他带走沈氏兄弟二人的头颅,要以此来证明自己的胜利

  疼痛让卢氏从昏睡中醒了过来,饥渴让卢氏没有一点力气可迫不及待要看看世界的孩子不断的折磨着卢夏,阿夏借着微弱的光亮看到顺着老鸦藤有水滴下来,她挣扎着爬了过去,疼痛又让阿夏再次晕倒模糊中阿夏感到有水淌进自己的喉咙,咸咸的有一股血腥味得到了水的补充,阿夏在疼痛过后,生下了一个男孩即沈氏高祖讳世福

  第二章瞒世人兄弟娶嫂,报父仇英勇杀敌

  雷同迎娶了卢夏母子

  世福在母亲的关爱下,虽然历经了生活的沧桑但他健康而快乐地成长着和他一起长大的还有堂舅的小妞卢安可一天小世福和安可在山上放牛,安可看到石崖上开的红艳艳的山茶花嚷过不停,世福让安可看着牛自己爬上石崖给她摘花世福刚上山不久,一队人马赶来过来,他们看上去又饥又渴当看到这一片绿茵茵的草地时他们停了下来一个头领模样满脸麻子的人走向安可“小姑娘,好俊,来爷爷摸摸”

  “啪”安可用牛鞭摔了过去

  “小杂种,找死”麻子男人像抓小鸡一样把安可提起扔在地上

  安可的哭声引起了世福的注意

  当世福看到麻子男人用脚踩安可的身子时,他大叫着像头暴怒的狮子顶向比自己雄壮很多倍的男人麻子男人被撞翻在地,世福把安可紧紧地护在身后麻子男人暴怒了抽出砍刀

  “老五,办正事要紧”一个穿着华丽的男人呵住了麻子男人

  “是,少爷”

  麻子男人甩了一个手势,几个喽啰把两个孩子用绳子捆了起来

  他们拉过了世福家最雄壮的大黄牛,把牛拴在两棵树的中间,用绳子缠住牛的四条腿有几个已经找来了成堆的干柴麻子男人,把手中的刀在衣袖上擦了擦,走向大黄牛

  “别杀我家的牛,世福大声的叫道”

  “老子不杀,老子给你看戏”

  麻子说着从牛屁股上割下了一大块肉,在牛的哞哞的惨叫中,它的肉已经被架在了火上就这样,世福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家的黄牛在自己的眼前变成了一堆只剩牛头、四只脚和内脏的白骨眼泪和恐惧汇成仇恨的烈焰燃烧着十岁孩童的心灵就在那晚,妈妈卢夏给儿子讲诉了家里的一切,小小的世福也知道了自己的任务是什么

  共 8485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滴血的老鸦藤(上部)】这是一篇反映一个家族爱恨情仇的传奇小说小说透过沈家儿子沈寿认贼作父,沈爱恨情仇,致使家族遭遇乱党灭顶之灾的血腥场面,复杂的感情纠葛,很好表现了复杂的社会背景,家族人背叛亲人才是导致家族悲剧的根源小说用倒序的手法,细腻的场景描写和悲凉的的气氛烘托,爱恨情仇交织,繁复纠葛的人物关系,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给人悬念的结尾,故事饱满,引人入胜,足见作者功底深厚期待下部更多精彩推荐共赏【山水神韵:春华秋实】

  1楼文友:201 - 11:09:14 小说故事饱满,情节跌宕起伏,很具故事性,引人入胜期待下部更多精彩问好小小毛毛

  2楼文友:201 - 08:28:07 学习欣赏,期待下部......

脑血栓能吃通心络吗
动脉粥样硬化如何用药治疗
心律失常心悸是什么
通心络胶囊对心梗作用如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